当前位置: 聚富财经 > 全球 > 美股 >

美国高收益企业债市场回暖

2019-01-29 05:18:00 来源:中国证券报 浏览:

  美国高收益企业债券市场在经历了去年12月的“冰封期”后,近期出现了回暖迹象,不仅打破了持续数周的“零新债发行”,还成为市场风险偏好提升下的重要“吸金池”。华尔街多家投行近期均表示看好该市场在2019年的前景,认为其表现或超过投资级企业债。

  开年扭转颓势

  美国高收益企业债,通常又被称为“垃圾债”,是除美国政府债券、投资级企业债券之外的美国债券市场的一大核心组成部分。根据标普等国际评级机构的标准,BBB评级以下(不包括BBB)的债券均被称为“垃圾债”,由于其信用等级较低,信用风险较大,收益率通常要比国债和投资级债券高出一些,如果公司未出现违约,投资者可获得更高的回报。因此这类资产虽然名为“垃圾债”,但其中不乏“价值宝藏”。

  也正是由于高风险特征,美国高收益企业债市场在去年第四季度避险情绪蔓延的情况下,走出了一波颓势,整个季度的新债发行量不及9月一个月的发行量,12月甚至创造了“零新债发行”的纪录,“冰封期”达到了Dealogic有该数据记载20多年以来的最长时间段。另外,跟随四季度美国股市剧震及国际大跌,2018年美国高收益企业债市场也以惨淡下跌收场,年均回报最终为-2.1%。

  今年1月,美国高收益企业债市场出现较大反弹,开创了一波“开年强势行情”。数据显示,1月初,能源公司Targa发行了15亿美元的高收益债,打破了持续数周的“新债冰封期”;截至1月25日,新债发行量就已达到近120亿美元,成为自去年9月以来新债发行最繁忙的一个月;同时,投资者避险情绪回落而风险偏好升温,使得高收益债券短期内受到追捧,大量入高收益企业债券。

  有称,去年四季度股市动荡、油价重挫,市场避险情绪蔓延,美国高收益债息差一度扩大至2016年以来的最大水平;另外,美国高收益企业债市场中,能源公司占据着权重地位,国际原油价格暴跌,让能源公司等首当其冲,加重了投资者对其债务违约的担忧,导致投资者纷纷撤离该资产市场。不过,随着美联储政策路径转向“鸽派”、国际油价反弹等利好因素提振,高收益企业债息差得以收窄,花旗银行分析师表示,看好高收益企业债市场,特别是通信和非周期性消费品行业的债券。花旗集团近日也将高收益企业债的投资评级由“减持”转为“中性”,并表示对其偏好强于美国股市。

  机构看好今年表现

  对高收益企业债表现乐观展望的不止花旗一家机构。2019年新年伊始,华尔街多家投行和机构接连表示2019年该市场或走出不错的行情。“2019年,在企业债资产类别中,我们预期高收益债券表现会超过投资级债券,”投资机构WisdomTree表示。

  数据显示,富国银行在华尔街投行中最为乐观,预计今年高收益企业债的投资回报率有望达到9.9%,比去年预期的6%-7%的区间有了大幅提升;摩根大通预计今年高收益企业债能达到8%的回报,巴克莱预计今年高收益企业债能达到6.5%-7.5%的回报;摩根士丹利过去对该市场一贯看空,其也认为今年高收益债市场会有较好表现,将2019年投资回报率从之前的0.5%调升至4.5%,认为该资产长期来看虽然并不乐观,但中短期内仍可能取得较强回报。

  不过,尽管该资产出现回暖,且多家机构对其持乐观态度,但美国及全球经济增速趋缓等因素,将成为高收益企业债市场继续强势前行的“逆风”。有分析认为,这些因素将加速美国“债务泡沫”的集聚和破裂。

  此前美国证券行业和金融市场协会(SIFMA)数据显示,2018年中期,美国企业债总额已达到9.1万亿美元,较2007年的4.9万亿美元飙升近一倍;仅高于“垃圾级”一级的BBB级企业债,占到整个投资级债规模的一半以上,未来几年,很可能出现“被降级”风险。美联储前主席耶伦此前也表示,美国企业负债相当高,如果有原因导致经济下滑,那么高水平的企业杠杆可能会加重经济低迷,并导致非金融企业连锁破产。

  此外,有“新债王”之称的双线资本CEO Jeffrey Gundlach日前也对美国债务高企发出警告,他称美国经济高增长依靠“垃圾债”的疯狂发售、投资级企业债的大量增加以及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过程,这已使美国成为“债务的海洋”,并预计今年美国负债规模将达到的六倍。

  投资机构Diamond Hill资本投资经理John McClain就当前市场反弹的可持续性表达了谨慎观点,他称虽然市场“重启”,但不敢保证现在是入场的好时机,1月的强劲势头有可能在2月就经历回调,认为“更大的波动还在后面”。

(文章来源:中国证券报)